世界最佳CP

剑三李叶是我心,裴洛生子来一波😁
安安静静的产粮吃粮,三眸子白月光,将军令朱砂痣,梅花印烙我心,锁情牵引我意。

拨云见月 章十六

(这章云梦双杰友情向,这是澄曦~)


拨云见月   章十六


    “江澄!江澄!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他眨了一下眼睛,看着对座的少年舞着筷子冲他大喊大叫。


    “嘿!回回神!我说你往哪儿看呢!窗外有什么这么好看吗?”


那少年也伸过头来,随他一起望向窗外。


“哦~原来是位头戴幕篱的白衣少女啊~怎么?想姑娘啦?你不是要一辈子抱着一船莲蓬吃到死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


那少年坏笑着举起一只筷子在他脑门上飞快的敲了一下,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又迅速缩手至安全地带,朝着他捧腹大笑起来。


也许是他的表情太傻,那少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连声带喘还不忘对他打趣。


“可惜!想也没用!你这样呆呆盯着人家,人家也不知道!还有,你看那姑娘身旁还站着一人,虽然比她矮上一截,但也生的十分俊俏,那模样竟和我有的一拼!”


他似乎白了那少年一眼,看着那少年对他跳脚道:“你那什么眼神!我有说错吗?快看快看!他俩手都牵在一块儿啦!”


他的胸中突然涌上一股不知名的情愫,继而忿忿转过头,将目光黏在一桌子红得发紫的饭菜上,只听那少年笑嘻嘻的说道:“这是我借用酒家的后厨特地给咱俩做的!我的生日在那洞里迷迷糊糊的就过了,一点儿喜庆的气氛都没有!明天是你生日,江叔叔今晚就回,咱们先好好庆祝一番!把这些天的闷气一扫而光!”


那少年说着,举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然后同他一道十分豪爽的一口干掉。他俩默契十足的吐出满足的叹声,那少年提起筷子从那些红红的辣椒堆里翻出一块红红的肉放进嘴里,边嚼边感叹道:“这才是食物啊!蓝家温家那些饭菜是人吃的吗!我看喂给金孔雀的那条狗,它都不吃!” 他一边吃一边数落道:“一提起蓝家那一言难尽的伙食,就想起蓝湛那个小古板,为什么每天总是绷着一张脸,像死了亲爹似的……” 他突然收口,转脸朝空气里呸了两声,放下筷子懊悔道,“也不知道他现在究竟怎么样呢?已经过了这么些天了,他哥到底找到了没……”


江澄突然心中一窒,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心底炸开,他鬼使神差的往窗外一瞥,街上已没有刚才那两人的身影。他心里有些空空落落,心不在焉的拿起筷子往嘴里添了块红乎乎的兔子肉,那兔子肉被炸得油香四溢,外酥里嫩,但是却……不辣……


他吃惊的望着对面的少年,只见对方正眉飞色舞的大快朵颐,看他放下筷子,立马凑过来关切的问:“怎么呢?你不是最喜欢吃兔子的吗?还是说我的手艺不够火候?不会啊!像我这种无师自通的天才做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难以下咽!你是不是昨晚在江边放烟火,吹了江风着了凉?”少年说着,俯身摸过来伸手去探他的额头,他一个激灵打掉那只企图作妖的手,目光在少年的腰间徘徊,只听他问:“魏婴,你的铃铛呢?” 那少年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突然大叫一声抱着胸口向后退了半尺,花容失色的喊道:“江澄你往哪儿看呢?先说好,本公子虽然长得英俊潇洒气度不凡,但从没有过龙阳之好断袖之癖!你休想打本公子的主意!”江澄一听,气不打一处来,猛的一抬头,却正好对上少年那双生机勃勃的黑眸子。这双眸子他天天对着,念着,怨着,此时如此接近,几乎触手可得,纵使滔天的怨气也都消散了一半。他扭过头,起身正准备往外走,忽然,一双冰凉的手伸了过来,死死将他拽住,少年凉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江澄,你去哪儿?”


他想要回头,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他低着头,咬咬牙,冷着自己那颗疯狂跳动的心,终是没有转过身去,只听他低低说道:“阿娘叫我们办完事,早去早归,我……我们不可在此久留。”


那少年似乎怔愣了几秒,默然站在他身后,静静的看向窗外。热闹的大街上渐渐传来嘈杂翁然的喧闹声。淡淡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轻轻洒在江澄的肩上,那少年靠在窗后的阴影里,突然指着不远处的街角大叫道:“江澄!快看!是刚才那个白衣女!还有身边那个小矮子!”


他语气雀跃,引得江澄不由的随着他的高喊转过头,只见他一脸坏笑的走过来,重重的拍了拍江澄的肩膀,朗声笑道:“大家都是好兄弟,你的媳妇儿我帮你找! ”


“你!” 江澄一口气堵在嗓子里,心里却开怀的笑了。他一肘子撞过去说:“要你管!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那少年嘻嘻笑着,向前跑了两步,又转回头,驻足停在江澄的眼前,阳光在他身后伸展,像是给他插上了一对金色的翅膀,江澄晃了晃神,眯着眼睛看他朝自己递来一只摊开的手,微笑着说道:“走吧!”


江澄当然没有握住那只手,他一把拍开那只伸向自己的手,疾步朝前走了两步,回头笑骂道:“魏无羡你要断袖自己滚一边儿断去!少在那儿恶心!”


“好你个江澄!好心当成驴肝肺!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看招!”


“哼!”


两位少年嬉笑打闹着闯入行色匆匆的人群之中。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