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佳CP

剑三李叶是我心,裴洛生子来一波😁
安安静静的产粮吃粮,三眸子白月光,将军令朱砂痣,梅花印烙我心,锁情牵引我意。

拨云见月 章十五

(最后几段窝自己写着写着都觉得暖~这是澄曦~)

(金凌~蓝大作你舅妈可好?😊)


拨云见月   章十五


“你到底是谁!”


那些被朔月的剑气冲得流离四散的白色光点渐渐聚在一起,重新勾勒出一个人形。那人形身着金衣,头戴乌帽,面容模糊,但额前一点朱砂红在惨白的脸上却显得分外鲜明,只听他朱唇微启,含笑道:“二哥。”


蓝涣一下愣住了,两条腿像被地狱来的小鬼死死钉在原地,朔月剑“哐当”一声掉在地上。只见他一瞬不瞬的盯着那道泛着朦胧白光的身影,江澄咬牙一挥手,闪电般的紫色光电像一条毒蛇,凶面獠牙的朝那人影袭去。“且……慢!”蓝涣大惊失色,抽出腰间洞箫急忙去挡,但江澄哪里肯干,挥着鞭子稍稍错开白玉洞箫,紫电像是同主人灵犀相通一般爬上那道身影的手臂。


那人影惨叫一声,被打中的右臂立刻化为无数光点,四散游离。他扬起鞭子,继而狠狠往那人影的脑袋上斜抽过去,紫色光电挟着劲风噼啪作响劈向那人,电光火石之间一道白影从身旁蹿出,步伐轻盈如飞燕一般掠到眼前,江澄只定了定神,就见一双春风和煦的乌眸一闪而过,须臾之后一道蓝色灵火从紫电迸发的火花间划过,他定睛一看,不由大怒,只见一只素手高高举起,稳稳将杀气腾腾的鞭子握在半空。那鞭子被悬在空中无法落下,仿如一条被掐住咽喉的灵蛇不断扭曲挣扎。


“蓝曦臣!!” 江澄叫道,两眼直瞪着那只被紫电火花烧焦了半边的广袖,一条鲜红的血痕从焦黑的袖口处露了出来,“你疯了吗!” 他大吼道,连忙收回紫电,怒视着那只素白的手从空中无力的垂了下来。


蓝涣塌着一方肩膀,微微晃了晃,朝他挤出一个虚弱的微笑,然后转身,冲着那道白色身影说:“你不是阿瑶!”


那道人影也笑了笑,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剩下那只未被打散的手臂,往身旁那张瑶琴上轻轻一抚,铮铮琴鸣便破弦而出,犹如千军万马从楼里踏过,震的屋内二人耳昏目眩,江澄勉强睁眼,捂着耳朵朝蓝涣喊道:“裂……裂冰!” 他话音刚落,一道尖利的箫声就从耳边划过,只见蓝涣垂着右臂,艰难抬手稳住箫音,可那琴音的力量实在太大,蓝涣右肩低垂,整条胳膊都使不上劲,他勉力驭音,气息不稳,突然胸口像被重重捶了一拳,一口乌血吐了出来。


“蓝曦臣!” 江澄大急,慌忙贴在蓝涣身后,扶住他的后背。蓝涣身形一颤,顿觉一股暖流从后背驶入丹田,只听江澄靠在他耳边大声说道:“我的灵力被那鬼琴声压制住了,如果你酒还没醒!就让我暴揍一顿!好叫那清心曲能好好静了你的心!清了你的神!” 蓝涣胸中一顿,微微侧头,看着身后之人朝他邪魅一笑,一丝鲜血从那人的嘴角边流了下来。只见他抬手抹去嘴角血痕,冲着蓝涣豪气笑道:“若今日你我命不该绝,他日我必定重登山门,亲自拜访!”


蓝涣望着那双澄澈见底的杏眸,风霜雪雨藏于其中,却如多年前那样坦诚炽烈,灿若星子。


他忽然放下玉箫,转身抚上江澄冰冷的脸庞,在对方惊异的目光下,缓声应道:“好!”


屋内琴声大作,屋外夜色深沉。阴风四起,在乍暖还寒的朔夜里裹着尸嚎鬼泣的寒光将两人团团包围。江澄挣扎着瞪大双眼,在看清对方朝他露出那张暖阳般的笑脸后,一时竟不知今夕何夕,仿佛又回到那个温暖和煦的春日,他绞着眉毛望着对面被他顶撞却毫无脾气的青年,青年微微笑着,弯弯的眉眼盛满清丽的阳光。他突然心中一动,朝着那青年伸出手去,紧紧抓住。他握着那只轻轻贴在自己脸颊上的素手,温柔的笑了一下,然后闭上眼睛,同对方一起沉入黑暗的深渊之中。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