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佳CP

拨云见月 章一

拨云见月   

取名废一只,人物ooc,瑶妹只存在于过去时,现在时是江芙蓉😂。

这是澄曦,瑶曦,和羡忘。蓝氏双璧是兄弟亲情。

章一

烛影绰绰,寒室空寂,蓝曦臣枯坐于案边,指尖滑过画边。纸页泛黄,一人绘于纸上轻抚牡丹,细细观察,那人目光悠远,嘴角含笑,宽袖长衣,迎风而立。明明是最熟悉的场景,可蓝曦臣却怎么也记不起这一幕到底何时出现在阿瑶的眼里。

三尊已逝,唯有自己独隐于云深不知处,看不见山下纷纷扰扰,听不见市中嘈杂人声。瑶池仙曲,仿若黄粱一梦。

若不是前日家宴,叔父令他务必出席,他定会在这空冷寒室枯坐至死。他拿起那幅画,置于烛边,烛火摇曳,映出他满眼彷徨,素手微颤,曾经扛鼎拔山的千钧之力似乎朝夕之间便流走殆尽。

忽然,一阵山风袭来,将寒室窗帘吹开,等他蓦然惊醒,画纸的一角已染上火光,他连忙覆手去挡,欲将蔓延的火焰掐死于双掌之中,掌心的火舌如同吞了千针细细舔过冰冷的双手。刺痛的感觉让蓝曦臣回过神来,有谁正敲打着房门,一声低沉急切的呼唤之后,一道凌厉的剑气闯了进来,伴随那声颤抖的“兄长”,蓝忘机的脸庞赫然撞入他的眼帘。

“忘机……” 蓝曦臣眨了眨眼,木然看见自家弟弟快速扫过案边茶壶,将壶中山泉尽数倾于画纸之上,画中立刻水泽一片,晕染了细腻的线条,也浇灭了跳动的火焰。

“忘机……” 蓝曦臣又看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轻抚湿了大半的画纸,又小心翼翼的将它展于平整的机案上,画面在泉水的浸润下已经模糊,只能依稀分辨出一人颇有神韵的立在花旁。

“兄长……” 这一声颇为沉痛,惊得蓝曦臣不可自抑的抬起头来,蓝忘机目光沉沉,满眼的忧虑似乎快要压不住的向外奔涌。他忍不住抚上对方的脸颊,就像小时候那样,对着团子一般的幼弟露出安慰的微笑,“没事的,忘机,我在呢。”

蓝忘机回到静室,已过亥时,一开门,一道黑影就奔向他欢快的叫道:“蓝二哥哥!有没有给我带好吃的呀?” 蓝忘机冷冷的瞟他一眼,对方就立刻没了声音。“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他淡淡的说着,走到忘机琴边,伸手一抚,高荡起伏的琴音便如雨后瀑布宣泄而出,那人捂着脖子在他身边跳来跳去,好一会儿才消停下来,长舒一口气,大声呵斥道:“喂!蓝湛!咋们不是说好不用噤言这妖术吗?” 蓝忘机抬头看他一眼,波澜不惊的回道:“既入我家山门,便守蓝氏家规。宗主不在,我便掌罚。” 魏婴被他那冰冷的神情刺到,嗤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他对面,盯着那张古井无波的白皙面容问道:“蓝湛,泽芜君那里可是出了什么事?” “无事。”蓝湛的眼神动了动,手指有一下无一下的拨弄琴弦,魏婴望他一眼,撑着脑袋也学他低头弄琴,只不过他从小便无心音律,拨弄两下便开始撩起飘在对方肩头的抹额,手指微微用力一扯,那抹额便飞到他手上。蓝湛怒目而视,看着自己的“雅正”被魏婴收入怀里,他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起身走到窗前,望着山外远方重重叠叠的静谧夜色,叹道:“你可知今夜,我为何要去寒室?” 魏婴抱手挪到他身边,答道:“难道不是为了金家送来的那些东西?” 蓝湛点头,目光沉入云深不知处的深处,近日阴雨连绵,平日本就阴冷的夜间,此时更加风刀霜剑,连带他的目光,都染上凄然的苦色,突然,他觉得自己的手心被身旁那人握住了,扭头只见对方嘻嘻笑着,抓起自己和他的手,举到眼前,微弱的月光挣脱出乌云的禁锢,将清冷光芒投向两只紧握交缠的手,一条打着结的白色抹额如浅浅月华把它们紧紧锁在一起,仿佛这样便能生出些许暖意,将这寒冷月夜融化心底。

礼废乐崩和拨乱反正

汪叽拨弦,叔父悼怒。

蓝家绝对是道外儒内。

动画里叔父看见温家的座位牌次后怒道:“礼废乐崩,大乱之兆!” 于是查了一下,“礼废乐崩”出自以下:

(《史记‧太史公自序》:“仲尼悼礼废乐崩,追脩经术,以达王道,匡乱世,反之於正。”  )

拨乱反正,这不就是射日之征么😁

(汉·公孙弘《请为博士置弟子员议》:“盖闻导民以礼,风之以乐;婚姻者,居室之大伦也。今礼废乐崩,朕甚愍焉。”)

以上这段也有“礼废乐崩”,还出现了“导民以礼,风之以乐;婚姻者,居室之大伦也”,意思就是说以礼仪引导人,以音乐感化人,婚姻关系,乃是夫妻间最重要的伦理关系。😂😂😂这不是蓝家家训以及姑苏双璧的裂冰箫和忘机琴,还有如同贞操般存在,只能由命定之人触碰的抹额么?😁😁😁忘机受的那三十三鞭恐怕不只是因为目无尊长同流合污吧。。。。。不过是谁打的呢? 是蓝启仁还是身为蓝家宗主的蓝曦臣?

另外,“导民以礼,风之以乐;婚姻者,居室之大伦也”,导民,婚姻也出现在以下这首诗中。

还记得蓝忘机在魏无羡身后试弓那段儿么,彼时魏无羡正在和师弟们勾肩搭背😏😏😏😂

角弓
作者:佚名
骍骍角弓,翩其反矣。兄弟婚姻,无胥远矣。
尔之远矣,民胥然矣。尔之教矣,民胥效矣。
此令兄弟,绰绰有裕。不令兄弟,交相为愈。
民之无良,相怨一方。受爵不让,至于已斯亡。
老马反为驹,不顾其后。如食宜饇,如酌孔取。
毋教猱升木,如涂涂附。君子有徽猷,小人与属。
雨雪瀌瀌,见晛曰消。莫肯下遗,式居娄骄。
雨雪浮浮,见晛曰流。如蛮如髦,我是用忧。

这首诗好像是在说兄弟关系,角弓比作兄弟,兄弟之间不可疏远,和睦的兄弟相处愉快相互扶持,不和的兄弟反目为仇相互争斗。魔道里有很多兄弟: 双璧与双杰,聂氏两兄弟,金家各兄弟,正统与庶出,旁系与本家。

“ 毋教猱升木,如涂涂附。君子有徽猷,小人与属。”总觉得这两句话是在写金光善和金光瑶,两人都是人前人后两张面孔。动画里金光善似乎有想攀附温若寒的意图,但看到蓝江聂家坐在旁边,就打消了这个意图。而金光瑶似乎是被蓝大的品行所吸引,所以总是希望蓝大能看到自己最好的一面。

另外汪叽“故意”把弓弦拉得噌噌响的那段,网上有首现代诗,感觉好贴切。😏😏😏如下:

弦弓的思念
作者: 在水一方

生命之蕊开开合合
几经风雨后
意义就变得厚重
让许多诗情画意的陈述结痂
山一样的脊梁
水一样的情怀
读懂
何尝不是一种感天动地的泣诉

沉醉于夜的怀抱
星星也似乎变得明亮
把地面与婉月的距离再次丈量
一些苦闷的怀想霎那玲珑
紧紧地
握住高处不胜寒
感慨
允许发的芬芳倦依
而这些
只有你可以缔造风传

梦中的秋千
是一张没有线条的帆
荡过四季
荡过那些无恐无惊的甜蜜与苦涩
看不清的红尘迷上一杯酒的前世
二十七行诗相约够不够
可否
可否
陪我走过四季的春风

😂😂😂😂😂😂😂😂

都说蓝家出不了受,可我觉得都是受😂

来来来,思夫诗二首😏😂❤✨

《涉江采芙蓉》之六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还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饮马长城窟行》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
远道不可思,夙昔梦见之。
梦见在我旁,忽觉在他乡。
他乡各异县,展转不相见。
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
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
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
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
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
上言加餐饭,下言长相忆。

再来一首,魏无羡只在姑苏蓝家待了三个月。蓝湛简直痴女。如果没记错的话,古代青色指的是【蓝色】。其实青色还有黑色的意思。😏😏😏😁

《诗经·国风·郑风·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聂导:“云深不知处不比莲花坞。” 越,山,古木。釆之真是心悦远道,道不知。😂

《越人歌》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说君兮君不知。

n52 Vol. 6 JL Part2 总裁们的修罗场

这一章真是完美诠释了神马叫做情敌见面分外眼红😂。老爷进入卢瑟的秘密实验室后,老爷发现卢瑟又复制了一个比扎罗实验体。卢瑟对老爷说他和身为超人复制品的比扎罗之间的感情,就像蝙蝠装和罗宾一样。然后还用大少的出走和杰森的死亡刺激布鲁斯。布鲁斯予以还击,套出卢瑟真正的秘密基地,并发现卢瑟将自己的妹妹软禁在基地里,而且这个秘密基地里还藏有对付氪星人的各种武器。老爷估计是被刺激到了,反讥道卢瑟这么聪明,却居然治不好自己的妹妹。卢瑟怒了,说总有一天,很快,他会看着老爷让他所爱之人失望。然后画面一转就对着准备救人的大超。😱(这个画面真的很有意思,卢瑟的这句话对着的画面就是大超,后来n52超真的在不久之后就😭老爷没办法救他。)

感觉卢瑟对大超的感情很复杂,他似乎把对大超的某种感情投在比扎罗身上,他想成为大超的朋友,但又理智的把大超看做威胁。大超对卢瑟的感觉似乎也有一点复杂。卢瑟加入正联后和大超单独作战时,还对大超提议把蝙蝠侠赶出正联,战损和其他费用都由他承担。但是大超表示卢瑟你只计较利益得失,而不明白真正的价值。而这也是老爷和卢瑟最大的不同,大超还以正联主席的身份规定以后卢瑟不准说蝙蝠侠的坏话。😂😂😂😂这傲娇的小记者。。。。。😁😁😁😁😁

tbc

new52 vol.6简直蝙超莱的修罗场😂

小记者找总裁商量莱总带给他的烦恼,总裁表示要着手处理莱总。😁😁😁

总裁找莱总商量以前被布鲁西拒绝的商业合作提案,布鲁斯向莱总表示早晚要揪出他的尾巴,莱总说以前酥皮也这么说过。小记者通过监听器听到后傲娇的表示那不是他的原句。

蝙蝠侠提议接受莱总加入正义联盟。大超表示布鲁西你在开玩笑吗?戴安娜的表情就好像在看好戏。😂大超眼神坚定的向蝙蝠侠表示莱克斯不是布鲁斯。(这糖真好吃😘)

但老蝙蝠表示靠近你的朋友,更要靠近你的敌人,并决定促成韦恩集团和卢瑟集团的合作以达到窥探卢瑟秘密实验室的秘密,并限制和监视卢瑟的行动。大超本来不同意的,但是都懂的,大超从来都是听老蝙蝠的话。😂😂😂😂

韦恩集团和卢瑟集团正式合作,两位总裁在记者会现场各种秀演技,WW表示卢瑟很厉害,小记者一脸骄傲的表示但布鲁斯更厉害!

布鲁西飚演技,眼露泪光深情款款的将小时候的
悲惨遭遇讲给媒体听。WW扭头看小记者一脸自豪的望着台上的布鲁斯。(这糖简直不要太甜❤❤❤❤)

卢瑟一张臭脸好像在说遇到对手了,两人一起进入卢瑟的秘密实验室,卢瑟问布鲁斯首先想看哪一件实验品? 布鲁斯回答想看超人的克隆体。卢瑟说: 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问呢。(蝙蝠侠永远想到的都是大超,每次都在保护大超。)

tbc

无题

无题 10

“罗宾呼叫蝙蝠侠。”

布鲁斯愣了一秒,随即冲着黑夜中哑声说道:“蝙蝠侠收到。” 风声在他脸颊边猎猎作响,他抬头望向身边偶然出现的月光,一袭黑影闪进他的视角。

哥谭林立的高楼是他的游戏场,布鲁斯看着夜翼从远处越荡越近,最后停在了一只面目可憎的滴水兽上,“嘿,我调查过了,在布鲁德海文市区出现的奇怪植物,最终以奇怪的形式流入哥谭。”年轻人抱着双手,平稳的注视着前方,微微一笑说道,“West or East, Gotham is the best.” 布鲁斯在这熟悉的幽默声中微微转头打量他,那个可爱乐观的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有些陌生但又……成熟了。

他的小鸟长大了,离巢了。“噢!少爷,您要变成空巢老人了。”不知怎的,老管家拿着手帕抹眼泪的场景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

他摇了摇头,驱散那可笑的一幕,他是蝙蝠侠,哥谭的噩梦,本该孤独。他仔细的想了想,自从那外星人来了之后……

“瞧!老朋友出现了!”夜翼高亮的嗓音拉回了他的注意力,他甚至忘了提醒年轻人不苟细节的老毛病,就拉着钢绳极速荡出罗宾的视野。护目罩里卫星配送的电子屏幕上闪着不祥的亮点,那些亮点躺在莱克斯的箱子里,发出绿色的光……

“蝙蝠侠!蝙蝠侠!布鲁斯!”耳机里传来罗宾焦急的呼喊,夜翼——第一任罗宾——他的义子挡在他的身前,神色紧张,“布鲁斯!”年轻人低声喊道,“醒醒!”

他摸了摸脸,发现夜翼已经给他戴上了氧气罩。透过氧气罩,夜翼的声音有些模糊。他抓住年轻人的手将自己摇晃着撑起来,扭曲的视野随着年轻人有力的扶持渐渐清晰,目光所及之处一片狼藉,企鹅人和他的爪牙们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这……这是……” “你做的。”年轻人不可思议的叹到,“你简直要杀了他们。”

蝙蝠侠微微张大了眼,仔细看年轻人的脸上还有几块污红的淤青。但是他的惊讶在一瞬间收起,透过年轻人关切的目光,那只印有莱克斯集团标识的箱子出现在对方身后,他猛的推开夜翼,踉跄的扑倒在箱子的盖子上。就在他要打开它时,那只灵巧的“知更鸟”突然跳在箱子上。

“罗宾!” 他大叫。

夜翼的眼神微微闪了闪,眉头轻轻的皱在一起。这下……他和他有些像了,蝙蝠侠迷迷糊糊的想着,突然用力抓住年轻人的脚踝,来了一个迅猛的过肩摔,对方有些措手不及,吃力的在空中平稳住身体,但落下时有些趔趄。Bloody Bruce! 你让我扭到脚了! 夜翼在心中无力的大喊,只见那只箱子已经在蝙蝠侠有力的抬举下挟了一条缝,微微滚动的光亮泄了出来。

“该死!布鲁斯!别打开它!布鲁德海文就是那样……” 他的话音还未落,一道模糊的影子突然窜起,将蝙蝠侠一把掀翻在地。疼痛使布鲁斯清醒过来,眼前的生物让他和夜翼都呆在原地,“小时候……你总不让我看恐怖片……”半秒钟之后,夜翼呆呆的说,“所以我总认为那些都不是真的……”他望着眼前的类人生物,它的背上居然还长了一对扭曲的翅膀,就像逃出地狱的恶魔一样……

不过理查德·格雷森的惊诧没有持续一秒,一只小小的蝙蝠镖闪着倒计时的红点出现在那只翅膀上,“轰——!” 预想中的爆炸声,恶魔的翅膀完好无损,一阵烟雾随即而来,“布鲁斯!”迪克大叫,不出所料,蝙蝠侠已经趴在恶魔的背上似乎在安装另一个炸弹,可惜太晚了,那只类魔以诡异的姿势从身后掐住蝙蝠侠的脖子,布鲁斯铁青着脸,挣扎着从腰带里掏出引爆器——“不要——!”夜翼的喊声似乎没有任何作用,他只能拖着那条扭伤的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导师将手指滑向引爆按钮。“再见!迪克!” 布鲁斯在心里默念,低头看下倒在地上的养子——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他想,视野渐渐黑暗,呼吸极尽艰难,还好,他回来了……

两道红色的射线打断了他的回忆,他听见类魔的惨叫,空气又充盈起来,他感到自己被扔在地上,身边有什么呼啸而过,摇晃的视野中一条扭曲的人影远远的靠在门边,那只类魔正靠近它。

“布鲁斯……” 他听见耳机里传来克拉克的轻声呼喊,下一刻,几乎本能的按下了引爆按钮,在类魔凄惨而尖厉的吼声中,他轻轻的合上了眼。

TBC

嗯~突然想起还有个坑~😌

嘿嘿嘿老爷又控制狂了😂每当大超有女朋友时,老爷都会在红披风上偷偷装个窃听器😌😂😂😂从第一次见面开始都现在,这似乎变成了老爷对大超的一种情趣😁。

老爷说大超是这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之一😏😏😏,突然不义一把大刀。

持续七十几年的恋爱,官方就是不给结婚😂。果然婚姻是围墙,恋爱才王道么?😌

为神马不去结婚😂?♥
内裤醒目😂
最后一张超人抱着孩子时露出了母性光辉❤

老爷在追查一个叫Key的超能力者(话说这个Key好像是大超的敌人吧,如果没记错的话,好像还把大超打晕过。大超在晕过去之前听见有人叫他克拉克,然后就被赶过来的老爷救进蝙蝠洞。)

阿尔弗雷德提醒老爷出席董事会,老爷让阿福告诉董事会布鲁西又跑去度假泡妞了,阿福表示这个借口已经用过了,老爷就说告诉他们是和另外一个不同的姑娘😂。接着就发消息约小记者出来吃午饭,小记者一脸娇羞的看着布鲁西发来的短信。😁😁😁😁(老爷在说和另一个女孩出去度假时,画面明明出现的是路易斯,但发消息约会的对象却是小记者😂突然想起剧场版《世界最佳拍档》)

哈尔质疑小记者的身份,于是迎来蝙蝠侠的注视,众人表示蝙蝠侠不信任任何人,大超说“蝙蝠侠相信我。”😁😁😁😁哈尔看了蝙蝠侠的眼神,表示蝙超可能早就相互知道各自的身份了,蝙蝠侠开始撒狗粮表示他和大超在联盟外早就开始合作了。❤

蝙超突袭阿卡姆,联盟都中招,只有老爷最快清醒过来,一眼就看见酥皮在挣扎,于是甩镖救人,安慰小记者。(n52一直在发狗粮😁)

P.S. 哈尔和巴里也玩儿了一发好警察坏警察的游戏,哈尔这宠妻程度简直没sei了,这算是蝙超绿红的限定情趣么。。。。😂😂😂😂

😂😂😂😂霉霉的新单里出现布软登!拿报纸,戴帽子,穿西装,文字工作,电梯看报,那报纸的标题难道是《metropolis》大都会报? 感觉除了没戴眼镜外,这不就是活脱脱一个超归么?😁😁😁😁😁

看到霉霉和二代超各种暧昧,殊不知Batman is watching you. 这只MV的后续是五十度贝尔蝙么?😂